首页>新闻 > 国内社会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疫情期间的小升初 是否打破你的愿望?

2020-09-04 08:21:42来源:北京纪事

原标题《疫情期间的小升初》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小升初成为孩子一生中的一件大事。要说,九年义务教育,不是应该这9年都不用愁吗?我小时候还没有推行九年义务教育,上初中需要考试才能升学。时间过去太久,我早就不记得当时的小学班里有没有没考上,最后变成失学儿童的同学?毕竟我生在北京、长在北京,和我一起长大的“70后”,在学历方面最差也是初中毕业。



从我家“小魔女”上小学开始,我就被各种关于小升初的信息震撼着。各种学霸、非学霸的父母们,为了小升初以各种形式、姿态,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改造,其创意之丰富、付出之艰辛、理论之庞杂令我瞠目结舌。
对我这种对自己闺女听之任之,就等着最后“大派位”决定去哪儿升学的行为,有不屑的,有担忧的,有怀疑的,当然,也有点赞的。点赞的基本都是一句话:你这妈妈,真想得开。
我其实没有很想得开啊,我也操过心的。每当我周围有人家的孩子升初中,我都会去问:什么感受?对方一般都会很奇怪,我这无头无尾的话从何而来。其实我只是很单纯地想知道,为了小升初,作为家长什么感受。是觉得辛苦呢?还是觉得就那么回事?对于我不关心他们劳心劳力的、为孩子前途奔忙的那些过程,对方满腔的倾诉欲被我问到无语,其实我也是觉得他们大概觉得我病得不轻。终于,也轮到我经历小升初的阶段。不对,应该说,是我闺女经历小升初,我只是一个陪伴者。



焦灼的等待


往年我看为了升到好一些的学校,比如海淀6小强什么的,周围朋友真的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。从春节一过,就看他们带着孩子到不同的学校进行笔试、面试。三四家学校那是少的,六七家是正常的。既舍不得公办学校,又不想放弃民办学校;有联考又有单考,手中握有录取通知书还想考更好的学校,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。别说,我从这些行为上感悟到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而我对小升初的憧憬,一直就是一个:孩子6月份就毕业,不用凑7月的暑假高峰,请个假,带着“小魔女”开车自驾游大半个中国,还不用看人挤人的旅行——是多么的诱人。
也不知道是我家“小魔女”体质特殊还是命运特殊,小升初的她,赶上了疫情。这疫情来势汹汹,且徘徊不走。疫情来时,赶上孩子放寒假,我们都以为开学最多延迟到3月底,疫情也就结束了。然而,并没有。好不容易等到5月中开学了,只上了12天,因为新发地的疫情暴发,又停学了。
别的年级的学生还好说,遭遇毕业的孩子们就尴尬了。不说高考、中考错后一个月,就连小升初也拖后了一个月。我一直心心念念的自驾行因为疫情已经不可能了。陪着孩子一直在家上课的我,更是烦躁不已。



和往年相比,今年的小升初变化很多。

往年小升初参加学校考试时校外等待的火爆现场 图 金陌



首先,关于升学的家长会延迟并变成线上家长会。以往寒假过后不久就开的家长会一直没有开,开了几次线上家长会,多数都是在和家长交代如何配合学校做好线上教学工作。很多家长开始焦躁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今年小升初的政策?等到4月底了,学校突然通知大家周末开毕业班家长会,要说一说小升初的那些事。学校解释了为何一直拖到这么晚的原因——一直在等教委的通知。也是,疫情期间,教委也是很难做的。到底怎么让小升初完美衔接,又不能造成疫情的扩散。教委之难,可以想象。
小升初的流程公布了。其实跟往年并没有太大的出入。在本区上学的,提交信息等待派位;跨区、跨省上学的,先转出学籍,等对方区、省验收合格后,一样是等待派位。
这样的流程,对我这种本来就计划等待派位的人来说,根本就不是事。而更令人欣慰的是,往年跨区还需要到跨区后的区教委指定地区办手续,如今在家就办了,因为全部改成了线上办理。办完就是等,等到了日子,去相关网站查询结果就好。
然而,那些希望孩子不用等待派位,愿意自主择校的家长坐不住了。很多学校其实也在网站上公布了招生信息,然而因为疫情却只能改为线上面试等等新的手段和措施。线上考试、面试,其实主要还是依靠之前家长提交的关于孩子的相关材料。这材料当然就是罗列孩子多年考各种试、参各种赛的证书、奖状了。可是,如果基本没参加过赛事,却依然很优秀的人怎么办呢?
疫情期间,家长也是很忙碌的。一边根据单位要求调整上班作息,或者为了生计另谋出路;一边又要安排孩子在家的学习由谁来陪伴,同时还要每时每刻盯着小升初的各种事宜。结果,工作安稳,有老人帮忙照顾孩子的家庭,多数还和往年一样,寻找心仪的学校,按学校的要求和教委的要求填报各种考试申请,并安排孩子的线上考试、面试。那些工作不稳定,或者家中无老人帮忙的家长则分身乏术,最终将所有希望都放在派位上,等待命运的抉择。当第一批派位结束后,有些学生已经派位成功,被初中录取,小学的毕业考试却还没有尘埃落定。



交叉的升学流程


这就是我说的第二个变化。因为往年6月中旬小学毕业考试就已经完结。家长腾出精力,继续在小升初之路上前行,或者等待第二次派位。中间各种折腾在此就不必多说了。而今年,六年级的孩子们和其他年级的同一个时间考试,造成了“时光错位”。比如我们家“小魔女”。因为我们对初中要求不高,只要在住所周边有学上即可,加之我们周边的这所初中只是一个普通学校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所以第一次派位就被成功录取。而在被系统录取的10天后,才进行小学毕业考试。应教委的要求,家长可以任意安排让孩子参加考试,或不参加考试。当然,大部分家长还是让孩子参加了线上毕业考试,也算是给孩子6年的学习来一场完整的结束。到了7月初,基本小升初已经尘埃落定,小学的毕业典礼才举行。


一场毕业典礼,没有了以往的热闹。校园里只有毕业班的孩子,在严格隔离的要求下,分班进行照相。家长等在校外,互相交流,问询彼此的孩子上了哪所初中。到这时,我才发现,那些过往雄心勃勃要让孩子上名校的家长,在今年这个特殊时期,很多人都并没有如愿以偿。而大多数的家长还是认命地选择了派位,或者将目光投向了民办初中。

民办初中这两年也成为很多北京家长选择的对象,原因特别有意思。因为据传闻,上公立学校,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、大量精力给孩子补课,否则不容易跟上进度。而那些钱足够交民办学校的学费了。而多数民办学校学的内容更全面,不用家长再额外给孩子补习,也就不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了。对于辛苦挣钱养家的家长来说,这也确实是个好事。而说到民办初中的入学,就引出了我说的第三个变化。


步履维艰的退费与生存之间


因为疫情,各个学校的教学转到了线上。公立学校在教委的要求下,教学质量并没有下降,区别只在孩子的接受程度不同。而民办学校就不同了。由于各种原因,民办学校的线上教育良莠不齐,时间付出往往不能和公立学校相比。以往的那些多加出来的课,比如外教英语、各种“高贵”的体育艺术(如高尔夫球、芭蕾......)等教学并没有在线上进行,相对于民办学校的高额收费,并不能匹配。因此,就造成了在退费上的矛盾。按照教委的要求,食宿费肯定是要退的,其他的可以按照比例由学校相应退费。因为政策上并没有具体到每一项的退费明细要求,学校和家长的矛盾就产生了。
基本所有民办学校在退费方面都面临被家长质疑的处境。有些家长其实一直对民办学校的高昂收费不满意,借此机会更要向学校要个说法。在这方面,顺义教委深有体会。因管辖中的民办学校比较多,顺义教委的某位张姓负责人就告诉我,每天接到的投诉电话多得难以想象。电话永远占线,接待的同志焦头烂额。她说,非常理解家长的想法,但是民办学校也有民办学校的难处。即便不开学,相应的设备维修、人员工资、资金投入并不会因此就没有了,民办学校要想继续办下去,没有资金的投入和来源是不可能的。很多家长只考虑到一时退费的要求,却并没有考虑这后面会造成的影响。小升初的家长感受会更深。一方面,发现一些民办学校没有了招生计划;另一方面,招生的学校,对收取学费颇为急切。尽管教委明确规定,学校收费应从开学,即9月开始,不能提前收费。但,多数民办初中还是以各种方式要求家长提早交费。这种事,其实大家各退一步,就能比较合理地解决。但是,家长不停地要求学校增加退款的额度,学校为了继续发展坚决不增加退费额度,矛盾越发激化的结果,就是资金到位不及时、实力差的民办学校面临倒闭,而北京的公立学校并不能满足现有学生生源的全部需要。
小升初,对于我来说,更像是看别人演的一场戏。虽然我因“小魔女”而成为其中一分子,但却很轻松地走完了流程,“小魔女”也顺利被初中录取。然而,对于很多人来说,2020年的小升初打破了很多人的愿望。也许,这就是命运的安排,谁又真的能轻松面对?




头条新闻

点击加载更多